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珍惜生命中每一位一起走过的亲人和朋友!

爱国,爱家,爱自己,珍惜健康,珍惜生命,珍惜时间,广学知识。。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份平和的心态,静观云卷云舒,一份温婉的心境,善待陌上花开,一份宽慰,一份自持,一份稳重,把握一份对人生, 善为本,和为贵,诚待人,信人如信己, 听音乐、看书、学习。。。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在泰国各地蛇园买蛇药的严重提醒 。。。。。。  

2017-01-23 10:26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关于在泰国各地蛇园买蛇药的严重提醒  。。。。。。 - 阳光心态快乐人生 - 我珍惜生命中每一位一起走过的亲人和朋友!
 

关于在泰国各地蛇园买蛇药的严重提醒

来源  大众点评 社区

习惯提供


一位是台湾的毒蛇专家。讲的时候人家没吭声,讲完了,那专家问他目前世界上最著名的毒蛇研究专家是谁,写的书叫什么名字。“阿章杨”答不出来,现场砸锅,这个团一瓶药也没卖出去,吃了一个蛋。 “阿章”掐药时,售药小姐们就会背着药篮子,站在一旁准备卖药,她们也会对着游客掐药。同时,还有拿着小本子的小姐,随时准备登记售药的品种、数量等,以便游客走后统计销售金额,也便于与旅行社、导游结算。另外,还有小姐手持“炮机”(即无线刷卡机),随时准备为买药的游客刷卡。销售主管们平时早有交代,刷卡和收钱必须要快,不能让游客有更多的思考时间,一旦收了钱、刷了卡,他便没了反悔。 小姐们进来售药,是要看灯的。“阿章”讲药时,门是关住的,“阿章”讲完后,按一下讲台后的绿灯开关,门外的灯便亮了,等待的小姐们于是鱼贯而入,围住游客掐药、兜售。一般来说,“阿章”掐药效果好于小姐,因为“阿章”是扮成了“专家”和“医生”的,人家容易相信你。 国内旅行社跟随来的领队,也常常随游客一起坐在教室里听讲药。他们一声不肯,有的人干脆睡觉,他们听的次数太多了,根本不会感兴趣,唯一感兴趣的是药卖得好不好。因为,他们也是有利益在其中的,卖得好坏,与他们有直接的利益关系。
所以,明知是骗游客上当,他们也不会吭声。他们的沉默,等于是助骗、合骗。 刚开始时,我觉得销售方式有些不太对劲,产生怀疑。到后来,我的主要目的在于想了解清楚蛇药究竟有没有疗效。如果真有疗效, 怎样促销倒也没什么。我不断问一些老“阿章”,一些买过的游客,以及其他的一些人。
我还上网去查一些病症,了解它们是否能够根治。 但是得到的回答和结果,更加重了我的疑虑。 春节临近时节,游客越来越多,一天可以多达四五十团,甚至六七十团。蛇园一天的销售额往往达一两百万泰铢,甚至三四百万。建这个新蛇园的投资大约是3000万泰铢,杨总的目标是三个月内,或一个春节将它收回来。看来,他的这个目标完全可以实现。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收回成本的生意,你可以想象它有多暴利。
春节前后,旅游团多,“阿章”们都讲得很累。我这样的新手每天都可以派到六七个团讲。“阿章杨”和“阿章王”每天要讲10多个团。所以,“阿章”休息室里准备了不少薄荷糖,是用来润喉的。 导游在带团去购物点之前,会一路铺垫,向游客潜移默化地输入一些有利于购物的信息。在来蛇园之前,会讲一些蛇药的神奇效用,讲一些有关泰国毒蛇的传奇故事,路上还会不断拿出解毒丹药粉,为游客疗伤、止血,吹嘘它的疗效。
手段高明的导游,一路铺垫之后,到了蛇园,甚至不需要“阿章”讲解,游客会直接提出要买药。这就是老“阿章”所笑言的“哭着喊着要来买药的人”。有些游客,来蛇园时也许根本没什么概念,也许半信半疑,但经过身穿白大褂的“专家”一番讲解,深信不疑,纷纷解囊,抛出几千上万的人民币买药,甚至有的人一买几万元人民币、十几万元人民币!有的游客进场时,自己都会说“又开始洗脑了”,但在“专家”一番洗刷之后,依然会掏钱买药。关于“人傻、钱多、速来”的传说,这里有太多的真实版本。导游的铺垫、蛇园的现场环境影响、“阿章”的讲解和掐药,是促使游客购买的三大外因。游客是否有钱购买、是否有相关的疾病、家人是否有相关的疾病,可以算内因。内因也很重要,他没有钱的话,你再讲,他再想买,也买不了。 春节期间中国旅游团特别多,游客有钱,而且花钱大方,许多团,“专家”随便一讲,就开始买药,不怎么考虑。
一个团,往往能卖出10多万泰铢,甚至20万、30万、40万泰铢。最多的一个团,卖了70多万泰铢。这个团是“阿章王”讲的,其中有两个本就想买药的新疆人,“阿章王”也是新疆人,这么一“沟通”,客人对老乡“专家”深信不疑,二人一下子买了40多万的药。两个大户一带动,整个团就疯买起来,创造了新蛇园开业以来的单团销售纪录。蛇园里,通常把单团卖过10万叫“卖爆”。春节前后,面对蜂拥而来的有钱游客,“卖爆”是常事,天天都有,有时一天会有十几个团“卖爆”。
遇到这样的火爆场面,在一旁观战的杨总,欢喜得眉开眼笑。我讲的团,以小团、中团为多,也有几个“卖爆”过,但最多一团只有13万多。 团当中,地域不同,差别也大。一般来看,上海团、北京团、广东团、河南团、湖北团、陕西团比较难卖,“阿章”们一遇到这些地方的团就苦笑,唉声叹气,讲完后就骂。如果一个团,一瓶药也不买,就叫“吃蛋”,也叫“蛋团”。这几个地方的团,往往令阿章们“吃蛋”,所以大家也怕派到这几个地方的团。上海、北京、广东人不肯买,主要原因是见多识广,不少人出国多次,来过泰国,知道这些情况,所以不易上当。河南人、湖北人据说是因为太精,所以也很难上当。
“阿章王”传过一个段子,说:“十亿人民九亿骗,河南人民总教练,教练出在驻马店。
”而湖北人,几乎全中国人都知道那个传言——“天上九头鸟,地下湖北佬”,所以也是够精的,不易上当,不易买蛇药。陕西团,据说一是因为地处边穷地区,钱少,二是因为会过日子,斤斤计较,所以也不肯买这种疗效无法确知的贵药。 相对来讲,四川团、山东团、东北团是“阿章”们都喜欢的好卖团。四川人也许是大门刚刚打开,不知外面的情况,加之有些钱,生性又豪放、热情,易于打动,所以,四川团极少“吃蛋”。
东北人、山东人也是,性格干脆、果断、豪爽,只要信了你,你说好,那就买,只要咱有闲钱。所以,东北团、山东团“吃蛋”也不多。 慢慢的,我越来越确信,蛇药并无什么特殊疗效,都是吹的。卖得好,是营销欺骗的结果。不少买过、用过的游客,就直接讲蛇药没用。一个团里,如果有一两个这样的客人,“吃蛋”的可能就比较大。例如痔疮,了解之后我才知道,根本原因在于人体肛部静脉没有瓣膜,是根本无法根治的毛病,除非人类肛部静脉长出瓣膜来。讲解毒丹时,我们要讲它能根治痔疮,这根本就是欺骗。我曾将我的了解说与“阿章杨”,他说,如果不讲根治,解毒丹就卖不好。事实也的确如此,不少客人买解毒丹,就是信了它能根治痔疮而买的。讲解毒丹,还要讲它能根治青春痘,不复发,还能彻底改变过敏性体质,和蛇油丸结合,能根治过敏性鼻炎。事实上,售药小姐里,就有好几个一脸的青春痘,“阿章们”特别怕这几个小姐来自己讲的团里卖药,因为顾客质疑起来很难解释清楚。再招新人又不太容易,主管们便教这几个小姐,客人要是质疑他们脸上的痘痘,就说是新来的,吃了解毒丹,但还没那么快消退。或者说自己工资低,买不起解毒丹吃。我通过查阅资料了解到,彻底改变过敏性体质也是假的,一个普通的药,能达到这个性能,那就是奇药了,卖2800泰铢可就太屈才了。
若真有这样的神奇功效,卖10000美元也不为过。有的游客就说,要是真能治好痔疮、治好过敏性鼻炎,我还要再给你打一万块钱过来,奖励你。众“阿章”里,不少人也患有这病那病的,其实也没有谁用过蛇药来治自己的毛病。“阿章王”有关节炎,“阿章杨”有肩周炎和尿频的毛病,他们都卖了多年的蛇药,蛇药当中,风湿丸就是“专治”关节炎、肩周炎的,蛇粉可以治尿频,但他们却没有用蛇药治自己的病。“阿章杨”说,曾吃过风湿丸,没见效。
有的阿章还有严重的脚气,解毒丹就是“专治”脚气的,也不见“阿章”用它来治。“阿章杨”的夫人“阿章陈”正处在更年期,并且有明显的更年期综合症,也未见买点调经丸来吃。调经丸的“主功能”之一就有调治更年期综合症。“阿章”们的家人当中,患高血压、风湿病等等毛病的人不在少,但没见谁买蛇胆丸、风湿丸给家里人吃。
蛇胆丸的宣传功效说可清肝明目,可治高血压、高血脂、高胆固醇,可治冠心病、脂肪肝、胆囊炎。蛇粉的宣传功效里,居然还能治糖尿病!当我了解了糖尿病的情况之后,知道这又是不实之词。调经丸的说明里还说可治子宫内膜异位,了解情况之后才知,子宫内膜异位又叫巧克力囊肿,药物是没有办法的,这居然都敢说能治。难怪“阿章”们怕团里有医生,这便是李鬼怕见到李逵。 “阿章刘”搬家时,雇了一位曼谷司机,从曼谷附近和拉郎把许多家具搬下来。一位新来的姓佟的年轻“阿章”(原来做房地产中介,也不是医生,更不是专家)去给他帮忙。路上,“阿章佟”问司机知不知道泰国毒蛇研究中心,知不知道蛇医院,知不知道泰国的国药蛇药。司机是很老实的人,说不知有毒蛇研究中心,不知有蛇医院,但知道曼谷有个“三阳吧”蛇园,专卖中国的蛇药。听了“阿章佟”传回的故事,真有些笑人,也许因为卖药的都讲中国话,卖的也都是中国客,所以泰国人居然误以为蛇药是中国产的。这真是个莫大的笑话。老“阿章”告诉我,其实,哪有什么泰国国药,泰国人根本不知有这个东西,说泰国72个府个个都有蛇医院,也是假的,很多泰国人根本不知有蛇医院。 有一天“阿章山”讲团时就遇到了这种意外情况。团里有一位泰国人,这种情况很少见。这位泰国人因为娶了个中国妻子,做了中国人的女婿,所以跟妻子一道随中国团来到泰国。然而导游并未将这情况告知“阿章山”,“阿章山”依然如故地夸夸而谈。那泰国人就忍不住了,大声向众游客说(他会中国话),哪有什么泰国国药,从没听说过,也不知道什么蛇医院。
同团游客知道他是泰国人,当然信他,就不再听“阿章山”掐药。“阿章山”和销售主管阿翁着急得用泰语劝告他:“你是泰国人,为什么坏泰国人的生意,请别再乱讲了。”才总算把场子给压下来了。但这个团终于还是卖得极差,老将“阿章山”险些“吃蛋”,气得回到休息室就大骂该死的导游。这样的导游也算弱智,稍有头脑的导游,遇到这样的情况,要么事先做好这位泰国客人的工作,要么进场前会设法将他阻在场外,或者会和“阿章”通气,合计解决这个隐患。泰北华裔导游素质之低,从这件事也可看出。 后来我了解到的实际情况是,所谓蛇药,根本就是一位台湾商人的商业策划。
我没有了解到这个人的具体情况,但是事实明摆着的,这是一场持续了几十年的商业欺诈、旅游欺诈,从八十年代就开始了。他们结合泰国传统医药,制出一些对人无害的粉剂、丸剂,再编造出一些神奇传说,用来欺哄各国游客。例如,毒蛇研究中心,说目前世界上两个最大、最现代化的中心,一个在泰国,一个在巴西,泰国的创立于五世皇时期,这是虚构之一。
另外说金刚王眼镜蛇是世界上最毒的毒蛇,这也是假的,它只是毒量大,根本不是最毒的。说蛇药在国际上有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,这也是骗人的。
说许多药都是用蛇毒制成,这也是假的,一来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蛇毒制药,二来蛇毒不可能直接制药,要提取其中成分制药,必须要极尖端的技术与设备,这根本是他们这种草药作坊所无法做到的。说许多泰国人使用蛇药,用蛇鞭丸抗疲劳,说许多导游、司机用它,说人妖用调经丸美化皮肤,全都是编造的。药品说明书的功效说明,也是看菜下饭,哪种病得的人多,就给它往上扯,这样,卖药的命中面、命中率就大、就高,上面所写的绝大多数功效,都是牵强附会的,都是假的。前代营销大师们编造的传说与谎言,形成为口头流传的“讲义”,传给后代的“阿章”们,“阿章”们又有各自的发挥与改造,再把传说与谎言灌输给游客们,用廉价的药粉狂套游客们的钞票,为泰国老板赚钱。
 最早,泰国蛇药的营销对象是台湾客、香港客、日本客、韩国客。但是上当受骗多了,人群中传得多了,人家逐渐不再上当,不买了。台湾旅游主管部门,据说专门会提醒游客,谨慎购买蛇药,以免上当。所以我们所见的台湾团,基本都不买药,基本都是“蛋团”。马来西亚团也是如此。日本团、韩国团也是不买。
所以以前讲日本团、韩国团的“讲师”就失业,讲台湾团、香港团的只好转讲大陆团。以前也做俄罗斯团、欧美团。后来俄罗斯团也卖不动了。而欧美人素来又不相信东方医术、医药,且西方游客以散客、个人游为多,极少组团游的,所以蛇药极少针对西方游客去营销。 台湾、香港、韩国、日本骗不了了,俄罗斯也骗不动了,欧美又无法骗,蛇园便把目光瞄准了中国大陆游客。中国大陆刚开放不久,人们见识少,出来的人一般又属中上阶层,有钱,所以易骗。而且,中国大陆是多大的一个市场啊,比韩国、日本、台湾、香港大多了,这些小地方卖不动了,有一个中国大陆就足够吃了。
老“阿章”们说,先前行情比现在好多了,那时出来的都是官员、商人、老总,全是有钱的人,又没见识,以为外国的东西都好,一讲就买,蛇药卖得十分火爆,极少“吃蛋”。那时普通老百姓出不了国的,现在旅游费用低多了,普通人也能泰国游,加上有些人出来的多了,有见识了,日渐不那么好卖了。现在在中国,开发迟的地区反好卖一些,像四川、宁夏、贵州、江西、云南、甘肃、新疆、内蒙等地,虽不怎么发达,但人好骗,只要带钱了,往往能成功骗购。而广东、上海、北京、江浙等地,人见识日广,愈发不好骗了。我和老“阿章”们笑言,等到中国人也觉醒了,不上当了,不买了,下一个地区往哪里开发?也许得往非洲开发,也许得关门了。老“阿章”们笑道,中国也卖不动了,只好转行了。我希望这个过程快些,最好几个月后,中国人也集体不买了,不再上这个当,让这个骗人的行当早些死掉。 每每看到中国旅游团鱼贯而入,睁大天真的眼睛认真听讲,认真接受“专家”洗脑,然后蜂拥咨询、购药、大包小包拎着蛇药,满怀骄傲与期待离开蛇园,我内心都在疼痛。然而,在离开蛇园之前我都不能说。
开蛇园的,没有官方力量和黑社会背景,是决然开不了的。开珠宝店、皮具店、燕窝店也是如此。做旅游这个暴利的行当,都得红黑两条道有人才行。即使离开后再讲出来,也难免会有危险,但是,面对这么多的国人上当受骗,我不可以因为顾虑个人危险而做缩头乌龟。 回到“阿章”休息室,随时都能听到“阿章”们的营销吹嘘,如何如何蒙得一个人买了多少多少,如何哄得一个团卖了多少多少。一些本不能治的病,或根本无把握的病,“阿章”们都敢生拉硬扯,说得头头是道,骗得客人把药买去。至于后果如何,游客也根本不可能来泰国找他,所以根本不用担心。
培训时,老“阿章”和杨总就时常对新手们说,讲药、掐药时,语气一定要坚定,要让客人相信。
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客人相信,只要能把药卖出去,你怎么讲是你自己的事,这是杨总的话。“阿章杨”说他最怕在团里见到熟人,以前在OA,讲团前总要躲在树后瞄一瞄,若有熟人,就要要求派团小姐调团、回避。有一次,一位买了药的浙江老乡,打电话要他回杭州时带药,并去机场接,他没敢答应,因为害怕是个圈套,担心这老乡吃了药没用,设局捉他。他也从不用真名,真名叫什么,我们都不知道,在OA时是叫“阿章健”。有些客人买了药后要求留电话号码,老“阿章”们也绝不会留真的。除了从“三阳吧”新来的“阿章山”是台湾人,其余“阿章”都是中国人,中国人骗中国人,我内心十分难受。我曾经顾虑过,这些人和我相处不错,待我也很好,我不想骗,自己不骗就好了吧,别影响他们的营生,毕竟大家都不容易。但是,为少数人的好营生,让百万百万的中国人受骗,肯定是不对的,这个营生应当结束。希望他们将来能转到别的行当,过上正当的生活、好的生活。 其实泰国政府有时接报,也会来查。如果遇到这种紧急情况,老“阿章”们说,公司会立即通知他们,正讲团的会立即脱下白大褂,扔掉它,翻墙而逃。
官员查不出什么,收些礼钱,也就算了。 在这里做“讲师”,水平过得去的话,每月平均收入会在5万泰铢左右,合人民币上万元。老牌的“讲师”,指定团、大团多的话,月收入十几万泰铢。但是,“讲师”们每赚一块钱,中国游客就得被骗100块钱。当了解清楚这个行当的真相后,我决定离开,尽管我穷,我需要钱,这里收入如此丰厚,我还是不能再做,良心上过不去。 2月11日,我从蛇园辞职。杨总有些不舍,他认为我讲团讲得不错,完全胜任,在蛇园会有更好的发展。但是,他越是认为我胜任,就越表明我骗得不错,我就更加有负罪感,于是越应当早些离开。
总算起来,在这里干了一个半月,做了一些错事,也了解了这个行当,那些做错的事,就当是我卧底这个行当的代价吧。请国人原谅我,请那些我讲过的团里买了蛇药的国人,原谅我。我只能以揭发这个骗人行当的行为来为自己当初的无知赎过。 我离开新蛇园快半个月了,“三阳吧”及另一家蛇园还天天在《世界日报》上打广告,招“讲师”和销售员,工作地点仍是曼谷、芭提雅、普吉三个旅游热点,许诺的待遇依然优厚。“三阳吧”在广告上的用名是“暹罗全球集团”。我希望中国人不要再去应聘这些职位,不要再去帮泰国奸商欺骗中国游客。如果为了生活,我们做点别的,辛苦点、收入少点,没什么。 对中国游客来说,泰国游就是“泰国宰”。导游带团的中心目的根本不是带你游玩、带你观光,而是骗你购物,与旅游购物场所合力骗你购物。真正的观光景点,往往一掠而过,蜻蜓点水,稍看一看,导游就会催促游客,匆匆离去,急急往他的心中目标场所赶去——去购物。而真正质、价合宜的购物场所,他也绝不会带游客去的。例如普吉最著名的巴东海滩,沙滩品质一流,设施也不错,西方游客都喜欢来这里观光、游玩,但是,中国游客绝少被导游带到这里来游玩。原因是这里有许多卖低档珠宝的店铺,所卖的珠宝,品质与大珠宝店相当,都是从曼谷附近那个大批发市场论公斤买来的,但是价钱却比大珠宝店便宜得多。所以导游不会带中国游客来这里,游客如果买这里的廉价珠宝,大珠宝店卖什么?这就直接损害了大珠宝店和旅行社、导游自己的利益,导游当然不会带你来这里观光,尽管这里风光迷人,闻名遐迩。泰国导游带中国游客所购的高价商品当中,唯有乳胶枕头、乳胶床垫品质尚可,少有非议,有一定口碑。
这两样东西不少旅行社老板、导游自己也用,感觉不错。而这两样东西也非常直观,游客可以试枕、试睡,凭自己的直观感觉判断、购买,不至于上当。不当之处是价格过高,这就是愿卖愿买的问题了。而蛇药、珠宝、燕窝、皮具,因为无法现场鉴定真伪,都存在严重的品质问题,质量、价格严重掺水,卖者是蒙,买者是赌。最终赌输的,肯定是游客。所以说,来泰国旅游购物,你还不如直接去澳门赌钱,那里输输得明明白白,愿赌服输,在这里你输得不清不楚,是被人骗的,输了心不服,感到冤。 2011年,泰国入境游人数超过1900万,其中中国游客超过150万人。这些中国游客,无一例外,都会被泰国导游带去蛇园、珠宝店、皮具店、燕窝店,都会被迫接受洗脑、洗钱,被骗人数肯定在百万以上,被骗去的钱财多少,我无法估计,但是至少将这些行当里的老板、员工养得肥肥的。据统计,2011年,各国游客为泰国创汇超过7000亿泰铢,远远大于泰国大米的出口创汇(实际上,从1982年开始,泰国旅游业创汇就超过了大米出口),其中中国游客为泰国创汇约400-500亿泰铢。泰国旅游局2012年的目标之一是,力争使入境泰国旅游的中国游客超过200万人。如果实现,届时中国将成泰国第一大游客来源国,也必将是第一大受骗国。
事实上,由于其他国家和地区游客不肯上当受骗,中国游客做这个大头第一已经好多年了。如今,日本、韩国、台湾、香港的游客,可以骄傲地对中国大陆游客唱“我不做大哥好多年”。 我真心希望,大陆游客别再做这个大头大哥。真心希望,中国国家旅游主管部门,也能对每一位赴泰旅游的国民发出谨慎购物的告示,让他们避免上当。这么多的国民在外上当,不能不说是主管部门的失职,至少,是失察。  我将自己所了解到的泰国旅游业欺骗中国游客事实,详细记录在下面,希望借贵网站对广大旅泰国人发出警醒。我姓李,我在泰国的电话是:(66)0860600218 可以打电话或发邮件询问核实。我会每天发一封,直到您们协助发布。因为此事真实,我心中焦急,迫切希望早日阻止广大中国游客的受骗、上当。 尊敬的国家旅游局官员: 我是在泰国的同胞,我将自己所了解到的泰国旅游业欺骗中国游客的事实,详细记录在下面,希望你们能对广大旅泰国人发出警醒,请不要置之不理。我姓李,我在泰国的电话是:(66)0860600218 可以打电话或发邮件询问核实。我会每天发一封,直到您们受理此事,开始管这个事,我同时也会在网上发布,争取更多人知道。
因为此事真实,我心中焦急,迫切希望早日阻止广大中国游客的受骗、上当。


关于在泰国各地蛇园买蛇药的严重提醒  。。。。。。 - 阳光心态快乐人生 - 我珍惜生命中每一位一起走过的亲人和朋友!
关于在泰国各地蛇园买蛇药的严重提醒  。。。。。。 - 阳光心态快乐人生 - 我珍惜生命中每一位一起走过的亲人和朋友!
 关于在泰国各地蛇园买蛇药的严重提醒  。。。。。。 - 阳光心态快乐人生 - 我珍惜生命中每一位一起走过的亲人和朋友!
关于在泰国各地蛇园买蛇药的严重提醒  。。。。。。 - 阳光心态快乐人生 - 我珍惜生命中每一位一起走过的亲人和朋友!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